您當前的位置 : 太原新聞網 >> 今日聚焦

促成天龍山佛首迴歸故土的“榮譽市民”張榮走了

來源:太原日報 作者:陳辛華 2021年10月07日 06:55

張榮在天龍山石窟佛首迴歸儀式上。趙錦東 攝

      7月24日的天龍山石窟博物館,看到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安然歸於故土,佛首捐贈人張榮説,“我放心了。”

  言猶在耳,卻有消息傳來,張榮於9月21日在東京因病醫治無效,不幸故世。他是在日本的杭州人,他是促成天龍山佛首迴歸的愛國華僑,他還是太原市榮譽市民。

  因天龍山石窟佛首,張榮與太原結緣。在佛首迴歸儀式上,太原市委副書記、市長張新偉向他頒發“榮譽市民”證書,張榮感謝山西省委、省政府,太原市委、市政府及全體太原人民的厚愛,“能有幸來到這座古老而英勇的城市,併成為太原的一員,我感到無比光榮!”

  對這位在太原僅短暫駐足不到完整3天,卻因佛首迴歸而被永記的“榮譽市民”,太原人寄予無限追思。

  捐贈佛首,我很驕傲

  太原市文物局黨組書記劉玉偉,10月4日得到張榮去世的消息,“看到張榮先生的朋友、浙江省文物鑑定站柴先生髮的朋友圈,太震驚了。”

  10月4日,通過張榮微信,張榮妻子發動態説,“各位親朋好友,吾夫張榮於2021年9月21日因病醫治無效去世。他的不幸離世,讓我感到悲痛萬分,他的音容笑貌,永存我心。天地茫茫,猶如浮萍,裹挾在命運的長河中,漂泊不定。上有老下有小,負重前行,向死而生。誠摯感謝社會各界對張榮多年來的關心與支持。疫情當前,喪儀從簡。妻高麗秋泣告。”

  “佛首迴歸天龍山,張榮來太原參加儀式的時候,是剛剛做了手術,帶病來的。”劉玉偉表示,張榮從事文物拍賣行業,是對中國傳統文化有情懷的人,“他的去世,是文物交流的損失。”

  杭州人張榮,從小接觸中國傳統藝術,後從事古董收藏,在日本創辦了多家拍賣行,其間接觸到大量中國文物,多次促成中國流失文物迴歸祖國,包括7件國家一級文物。

  天龍山石窟佛首,就是張榮捐贈的第七件國家一級文物。張榮説,“對我而言捐贈佛首,在我的人生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,我做了一件自己應該做的事情,讓與身體分離已百年之久的佛首,回到了祖國,回到了她的故土。”

  張榮把捐贈文物看作“應該做的事”,“為國家做一件事,就這麼簡單。佛首真正到手,是我最難忘的一刻,我很驕傲。”

  文物追索,身體力行

  張榮眼中,太原“歷史悠久,底藴深厚,有着2500餘年建城史,可以説人傑地靈,乃‘雄藩巨鎮,非賢莫居’之地”。

  太原市文物局副局長冀曉峯,7月25日陪張榮參觀山西博物院與太原博物館,張榮看到了太原的厚重文化。冀曉峯迴憶,張榮坦率真誠、經歷豐富、見解獨到,“給我分享了一些他在日本收藏文物的故事。他對中國文化特別熱愛,對祖國有深厚情感,只要遇到中國流失文物就有意識促成回國。”

  因身體原因,參觀博物館時,張榮是坐着輪椅的,但看到感興趣的文物,他就忍不住站起來,走過去湊近了看。“他對太原歷史文化很關注,在太原博物館觀看錦繡太原歷史文化展,他數次跟身邊人説,‘扶我起來,我要過去看。’”

  冀曉峯表示,張榮對文物細細端詳,那種神態一看就是打心眼裏喜歡,“感慨太原有這麼好的東西,太棒了太棒了。”給冀曉峯留下深刻印象的是,張榮見不得仿品贗品,即使是高仿的藝術展品也不看,“他説,怕髒了眼,以後看真東西就容易走眼。”

  天龍山石窟博物館副館長崔曉東與張榮接觸較早,通過微信溝通文物迴歸事宜,“他很健談,有時候我們一聊就是兩三個小時。”在並期間,張榮參與發起“天龍山倡議”,倡議繼續對中國石窟寺流失文物追索返還,崔曉東表示:“佛首迴歸和倡議的發出,不僅對天龍山意義重大,對中國流失海外文物迴歸原屬地也有借鑑意義。”

  佛首迴歸儀式上,張榮現場表態,將太原市政府發的30萬元獎金捐出,用於支持文物追索返還工作,“以求未來能有更多的國寶回到祖國懷抱。我是無償捐贈,能夠讓佛首回到屬於她的故土,就是對我最好的褒獎。”

  崔曉東説,捐出的獎金,張榮想建一個文物迴流基金,鼓勵民間更多人蔘與到文物迴流事業上來。

  尊重文物,在所不辭

  太原博物館辦公室主任趙錦東,負責張榮太原行程的全程陪同。

  7月23日下午4時,趙錦東在機場接到張榮一行,“從日本到杭州隔離期間,張榮就因病做了手術。來太原,是術後第5天,仍然掛着導流袋,且每天要輸液3次。肚子上有刀口,他腿不能抬,走路困難,但特別堅強,只上下車、上下台階讓扶一下。”瘦了30多斤的張榮,整個人很虛弱,從機場出來,先去了太原市中心醫院汾東院區輸液。

  “他説,佛首迴歸故鄉這麼重要的活動,他必須出席。”迴歸儀式當天,天氣炎熱,趙錦東建議張榮別穿正裝了,“他堅持穿,説要尊重佛首、尊重太原人民。”手術原因,張榮只吃流食,早上僅喝了酸奶,“在太原期間,我就給他買了兩箱酸奶。”

  張榮特別想轉轉天龍山,但體力不容許,就讓隨同的浙江省文物鑑定站柴先生替他去看。“他給柴老師説,一生就這一次機會,以後怕是沒機會了。柴老師拍了很多照片,分享給他看。”趙錦東説,從天龍山下山時聊到了龍山,“他讓找龍山資料,童子寺、燃燈塔。我找來,他就一直在翻閲。”張榮還想去看看太原古建,因為行程和身體原因也未能如願。

  7月26日上午,趙錦東送張榮離並,“作為一名年輕文博工作者,被他的學識和對文物的熱愛所打動。回到日本後,他仍多次與我聯繫,鼓勵我多學知識,增長閲歷,並邀請我到他日本家中做客。”

  張榮微信朋友圈的最後一條動態,定格在9月16日,分享的還是文物“髹彩的美”。

  “我熱愛我的祖國”

  張榮做事有個原則,“要麼不做,要麼一做到底。我一直是有信心的——能把佛首拿到,交給國家。”

  崔曉東説,在和張榮的交流中,談到佛首迴歸過程的艱難,“張榮把文物持有人請過去,兩個人反反覆覆談了6個多小時,最終才促成。”

  我國重視流失海外中國文物追索,開創了政府主導、部門協作和社會參與的中國模式。天龍山第8窟佛首迴歸,歸途曲折,幸有張榮的努力:

  2020年9月14日,國家文物局監測發現,日本東瀛國際拍賣株式會社擬於東京拍賣一尊“唐天龍山石雕佛頭”,疑似天龍山石窟流失文物。

  9月15日至10月10日,國家文物局組織太原市天龍山石窟博物館和相關專家,依據拍賣發佈信息,對該拍品進行鑑定,初步確認是天龍山流失的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。

  10月14日,太原市天龍山石窟博物館向拍賣方發出《關於停止拍賣天龍山石窟佛頭的函》,明確要求該會社停止拍賣此尊被非法盜鑿、流失的中國文物。

  10月15日,國家文物局致函該拍賣行,要求終止與該佛首相關的拍賣和宣傳展示活動,予以撤拍。

  10月16日,拍賣行作出撤拍決定,終止有關宣傳。國家文物局與日本東瀛國際拍賣株式會社董事長張榮取得聯繫,鼓勵促成文物迴歸。

  10月31日,張榮與日籍文物持有人談判完成洽購。經國家文物局的充分溝通,張榮決定將佛首捐獻給中國政府。

  11月17日,中國駐日本大使館舉行文物移交儀式,張榮將天龍山石窟佛首無償捐贈給中國國家文物局,並移交使館保管。國家文物局組織中國文物交流中心和北京魯迅博物館等相關單位,在我駐日使館和北京海關全力支持下,取得了日本文化廳文物出境許可。

  12月12日12時,佛首自日本安全抵達北京,點交入庫,重回祖國懷抱。

  12月14日,國家文物局組織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、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和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的專家進行了實物鑑定,組織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、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開展測試分析與文物健康狀況評估,確認佛首屬於隋代真品無疑,並暫定該佛首為國家一級文物。

  2021年2月11日,農曆牛年春節除夕夜,天龍山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,作為2020年迴歸祖國的第100件流失文物,亮相中央廣播電視總枱春節聯歡晚會。

  2月12日至4月18日,在北京魯迅博物館與太原市天龍山石窟博物館共同舉辦的“鹹同斯福——天龍山石窟國寶迴歸暨數字復原特展”中,佛首與觀眾見面。

  7月24日,佛首由國家文物局劃撥給太原市天龍山石窟博物館收藏,成為第一件迴歸天龍山原屬地的流失海外文物。

  “我熱愛我的祖國,更希望她蒸蒸日上,永遠繁榮富強。”這是天龍山佛首迴歸儀式上,張榮發言説的最後一句話。故人已逝,生者共勉。

(責編:張凱)